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
 

而我。
 

始终在梦中游走。
 

行走。拍摄。记录。
 

始终萦绕着喜爱的乐声。重复又重复。


拍了一张又一张照片的单反。记录了每个故事。


被风吹过的书。一页又一页。


午后的光。照射。木地板。安静又安静。


只是生活。


PR

夕时


词性难改一字阕

此时彼时亦峥嵘

岁月难改画眉时

花落红颜为谁开

再听日光告别

三千红尘,掩不住的滚滚的烟尘。

浮世过往,忘不断的是眷恋。

朝夕织染,抛不断的是思念。

一袭青衫,忘不断的是你曾经的片语只言。

冉冉檀香,依旧烟熏缭绕。

青灯拂上,依旧青葱指绕。

桂木窗边,桃花怕是又再度纷然飘落。

似水流年,结不断的是曾经的仇与怨。

日光映射,沉沉入睡的自己,再度梦见。

梦中似乎不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女子。

照耀在日光中,

刹那间的风吹云散,仿佛已过了三百年。

不复的记忆,从奈何桥经过。

黄泉路上,滚落的是那一碗冷泉般的孟婆汤。

那一刻,坠落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时间。

百年的等待为的只是一个人。

拥有记忆的自己,结下的是痛苦与茫然。

再度面对的,依然是他的消失。

青灯按枕,藏不住的是点点滴滴的心。

(纯属一时无聊之作)

往昔


发现曾经的人与物,似乎不再相同。

天蓝


突然间想念了,突然间怀念,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突然与出乎意料。

谁,是谁。这是一个莫名的答案。

没有人说过,没有人提及。

似乎有个名为柔软的角落。

在黑暗之中。

时间如细沙般轻卷。

过去的过去,不再是那么的重要。

又或许一切只是错觉,单纯的错觉。

望着照片的笑脸,不觉心生欢喜。

空依旧是如此。海仍是辽阔。

望着这片苍茫,人依旧渺小得可以。

不是不见,只是连念想也不知。

(好吧,我承认,这是一时闲来之作,表打我,-0-)


今日はなにか、こころが、

まるで石あるけど。

ちょうどね。
 

なにか、あんなの感じる。

もしも、時間の原因か。

私、なにも知らない。
 

あの答え、わたし、探すないで。

ちょど、気持ちわるい。

あああ~やめりましょうよ。

まあね~ここはわたしのスタイルです。
 

今日はここで。

さしぶりだよね。

 
 

深雾寻寺

旅行中,随记,即兴诗

深雾寻寺

深草埋幽径,落林遇古丘,
翠林惊鸟啼,雾蒙见只影,

随性诗二首

很久没写了,随便发挥一下

其一 暖冬

满地残花堆积,哪堪寒冬意冷。
道是风冷人却暖,回首不堪是经年。

其二 无题(描写某种经常在冬天出现的花,有兴趣的可以猜猜)

金盏银台几花香,闻得清香盛堪怜。
高挺玉立惹清娇,转瞬却余几度香。

镜中的爱丽丝

爱丽丝对着镜子说:我是爱丽丝
兔子对着镜子说:我是兔子
兔子对着爱丽丝说:你是谁
爱丽丝对兔子说:我是爱丽丝
兔子又说:我是爱丽丝,你是谁
爱丽丝说:我才是爱丽丝,你是谁
兔子说:我就叫爱丽丝,一直都是

爱丽丝听着兔子的话,泪流满面
兔子很悲伤说:爱丽丝,你为什么要哭泣
爱丽丝依旧流着泪说:因为我是爱丽丝

兔子也跟着哭了起来:爱丽丝,爱丽丝,你是爱丽丝
爱丽丝停止了哭泣:为什么你要哭泣
兔子说:我没发现,我一直没发现
爱丽丝摸着兔子的耳朵:你没发现什么

兔子不再哭泣:因为,因为。。。
兔子断断续续的说着。
爱丽丝说:这个是你哭泣的原因吗
兔子说:是的
爱丽丝说:你一直是爱丽丝
兔子说:我是爱丽丝,那你是谁
爱丽丝微笑的说:我也是爱丽丝

兔子一听,哭得更大声了。
兔子红着眼睛,望来望去。
兔子说:因为我是镜中的爱丽丝是吗
爱丽丝没再说话。

听林海 日光告别 有感

沉浸在永久的思念当中

看着片片落下的枫叶

不禁怅然所思

寂静的森林中 独自徘徊的女子

有双怀念的眼眸 修长的手 一下下的抚着同样

安静的树木 安静得似乎连风吹 都只是痕迹

女子不知不觉的凝望着 似乎凝望的已经不再只是树

甚至是遥远

女子唇角微弯 日光温柔而缓慢的照射着

女子始终没有言语 仿佛她的生命中不曾存在语言一般

日光依旧在照射 女子感受到了脸上的热度 微微仰起

叶 却在此时落了下来

而她望着日光的方向不闪不躲 一双水眸 却是无神的空洞

是的 她是一个瞎子

望着日光的神情 没有丝毫的怨怼 而是享受 享受人生的美好

即使她见不到这一切美丽的大地和自然

男人 抓住了这个瞬间的美好 一张照片 浑然天成

女子微笑的脸 转了过来 她知道 她感觉到了

是他来了

藤木椅上 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 沧桑的手 抚着一张已经发黄的照片

她什么都看不见 却时常挂着笑容

虽然她什么都看见 但她什么都拥有了

另一只沧桑的手 始终握着

乐声依旧不停

她曾经怨过 恨过 但也欢喜过

人生能有几个五十 她曾渴望过自由 但什么是自由

在每个人心中定界都不一样

或许这个就是她的自由

不断抚着发黄的照片 她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 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 被拍了一张照片

那个男人 她第一次见到他 或许不能称之为见

直到那个时候 他才知道 原来她什么都看不见

被吸引的是她的神情 恬静而淡然

人生其实没有什么注定的吧 人生的轨道 不论何时都会发生变化的

自然 即是淡然

博主资料

HN:
懒惰公子
年齢:
30
HP:
性別:
男性
誕生日:
1987/11/17
職業:
电视台
趣味:
文字,摄影,音乐,书,语言

到访计数

音乐播放

音乐曲目:远方的寂静   停止:按ESC键        

各位童鞋们!留言吧。

最新記事

最新回复

  • 六十九章
    無題 (09/26)
  • 新、个人成品作~静
    無題 (05/19)
  • 新、个人成品作~静
    無題 (05/15)
  • 新、个人成品作~静
    無題 (05/15)
  • 新、个人成品作~静
    無題 (05/14)

フリーエリア

忍者アナライズ

忍者アナライズ